The Koo Family

In my preparation for the “JOB” messages, I couldn’t help but think of the late Justus Koo (my uncle – pastor – social worker … etc). And surprisingly searced through google and found this Chinese article written by my auntie – Grace Koo in the USA.

古 家 — 古 尤 彩 霞
我 參 加 新 生 命 堂 大 約 有 兩 年 多 。 這是 一 個 非 常 溫 暖 而 充 滿 上 帝 愛 的 屬 靈 大家 庭 。 尤 其 是 有 一 段 時 期 沒 有 牧 師 , 弟兄 姐 妹 仍 然 分 工 合 作 的 精 神 真 使 我 敬 佩。

在 主 日 崇 拜 的 兒 童 信 息 中 , 看 見 一 在 基 督 家 庭 生 長 的 可 愛 孩 童 , 他 們 活潑 快 樂 的 臉 孔 , 全 神 貫 注 聽 老 師 講 述 神的 話 語 。 我 很 羨 慕 他 們 , 恨 不 得 能 回 到孩 童 時 代 。 回 想 我 小 時 就 沒 這 福 氣 。 我出 生 在 非 基 督 教 的 貧 苦 家 庭 , 七 、 八 歲就 須 做 家 務 , 不 許 到 屋 外 玩 。 所 以 我 從
小 便 很 苦 悶 , 非 常 悲 觀 甚 至 有 輕 生 念 頭。中 學 畢 業 那 年 , 有 一 天 一 位 基 督 徒 同 學 告 訴 我 , 如 果 要 尋 找 快 樂 平 安 , 就 應到 教 會 去 。 結 果 我 好 奇 地 去 了 , 而 發 覺 教 會 裏 的 人 真 的 與 眾 不 同 。 他 們 對 人 很 親 切
關 懷 。 後 來 我 也 帶 領 先 父 和 部 份 弟 妹 到 教 會 去 。 但 是母 親 極 力 反 對 , 任 何 人 在 她 面 前 提 到 福 音 她 就 離 開 。我 惟 有 常 常 默 默 的 為 她 禱 告 了 三 十 六 年 , 當 中 也 流 了不 少 眼 淚 。

感 謝 神 , 她 兩 年 多 前 信 了 主 。 上 個 月 她 病重 時 , 我 再 次 飛 回 馬 來 西 亞 去 探 望 她 。 雖 然 是 短 短 的四 個 星 期 , 這 是 我 畢 生 難 忘 的 寶 貴 時 光 。 我 與 母 親 並肩 的 握 著 手 一 起 禱 告 。 她 說 她 再 也 不 怕 肉 身 的 死 亡 ,
因 她 相 信 神 已 賜 她 永 生 之 盼 望 。

我 在 少 女 時 代 夢 想 嫁 給 教 師 , 因 為 當 時 為 人 師表 者 都 是 品 格 清 高 和 生 活 單 純 。 沒 想 到 上 帝 卻 賜 我 更好 的 一 位 神 的 僕 人 —古 慕 音 牧 師 作 我 的 終 身 伴 侶 。 婚後 我 們 在 馬 來 西 亞 信 義 會 事 奉 了 十 多 年 。 1976 年 古 牧 師 獨 自 來 美 在 培 城 (Pasadena) 富樂 神 學 院 (Fuller Theological Seminary) 攻 讀 神 學 碩 士 。 第 二 年 我 帶 著 三 個 年 幼 的 孩 子 來 美與 夫 團 聚 , 且 在 圖 書 館 任 職 支 撐 著 家 計 。 1980 年 來 三 藩 市 加 入 泛 美 信 義 會 (ELCA) 其一 西 人 教 會 (Ebenezer Lutheran Church) 的 事 奉 , 並 兼 發 展 栽 建 華 人 教 會 的 事 工 。開 荒 工 作 雖 難 , 但 主 的 靈 卻 與 我 們 同 工 , 在 我 們 當 中 運 行 彰 顯 。 經 過 四 、五年 的 艱 苦 工 作 , 中 文 部 有 四 、 五 十 人 參 加 聚 會 。 他 們 是 來 自 中 、 港 、 台 、 越 南 和 東南 亞 的 華 人 , 也 有 土 生 的 。 可 惜 後 來 因 經 費 不 足 , 牧 師 只 能 做 半 職 。 他 再 修 讀 社 工碩 士 學 位 , 後 來 便 作 全 職 社 工 。 不 久 中 文 部 與 西 人 堂 聯 合 , 牧 師 可 說 是 帶 職 事 奉 。1997 年 2 月 先 夫 因 患 癌 症 離 世 回 天 家 。

感 謝 主 , 三 個 孩 子 —老 大 哲 信 (Jusson) , 老 二 樂 聖 (Lorsen) 和 老 三 一 心 (Eeshin) 自 幼在 教 會 長 大 。 在 主 道 的 培 育 與 引 領 下 , 他 們 三 個 都 很 愛 主 。 他 們 分 別 在 大 學 畢 業 後都 找 到 自 己 喜 愛 的 事 業 。 並 分 別 居 住 在 三 藩 市 南 部 的 城 市 。

我 初 到 三 藩 市 時 , 本 來 可 在 圖 書 館 工 作 , 但 是 我 須 等 待 派 職 。 當 時 先 夫 在 教會 薪 金 微 薄 , 我 極 須 工 作 來 幫 補 家 用 。 結 果 進 讀 一 年 美 容 美 髮 課 程 , 考 獲 執 照 便 立刻 有 工 作 。 結 果 一 做 便 二 十 年 , 近 年 只 做 半 職 。 自 先 夫 去 世 後 , 很 多 事 情 我 必 須 學習 。 感 謝 父 神 對 祂 兒 女 的 應 許 是 何 等 的 信 實 和 豐 盛 , 祂 的 恩 惠 慈 愛 常 在 我 們 家 中 顯明 。 雖 經 過 經 濟 困 難 和 其 他 的 壓 力 , 我 們 卻 經 歷 到 主 恩 實 在 的 奇 異 。 主 在 我 們 艱苦中 是 隨 時 的 幫助 。 雖 然 經 過 困 苦 , 主 卻 使 我 們 常 有 喜 樂 ; 雖 然 貧 窮 , 主 卻 使 我 們在 祂 裏 面 富 足 。 對 主 的 大 恩 大 德 , 我 們 惟 有 獻 上 感 恩 , 感 恩 再 感 恩 !

Here’s the English Translatio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NEW LIFE NEWS
VOLUME 9, ISSUE 6
Family of the Month: Grace Koo
(English Translation by Cindy Chan … I, Sivin Kit did some minor corrections)
I’ve been part of New Life Chinese Lutheran Church for a little bit more than two years now. New Life is a big family that is full of warmth and God’s love. Especially when we went through the period when we were calling a new pastor, I was touched that all the brothers and sisters worked together faithfully to
keep the church going.

I particularly enjoy the Children’s Message on Sundays. These little children were brought up in Christian families, and when I see their faces shining with joy and happiness and eager to hear the teacher, I think back to my childhood. My own childhood was quite different. I was born in a poor, non-Christian family. I was expected to shoulder heavy responsibilities around the house when I was only 7 or 8 years old, and I wasn’t allowed to play
outside my house. I often felt depressed, pessimistic, and even had suicidal thoughts at a very young age.

In high school, a Christian schoolmate told me that if I really wanted true peace, I had to go to church, so out of curiosity, I went. I discovered that Christian people were different from the general population. They treated people with sincere concern and care. After I became a Christian, I brought my father and siblings to church, but my mother steadfastly opposed going. Whenever people tried to tell my mother about the Gospel, she would just leave. At times the only thing I could do was pray for her quietly. I prayed for her for 36 years. There were times that I cried because of her unbelief. But praises to God, my mother finally accepted Christ two years ago! I went back to Malaysia last month to visit her because of her illness. Even though I stayed for a short four weeks, that period was unforgettable and one of the most precious moments in my life. My mother and I often prayed holding hands. She told me that she was not afraid of physical death because she believed God had already given her the hope of eternal life.

When I was a teenager, I dreamed of marrying a teacher because he would be a person of good character and live a simple lifestyle. God answered my prayers, and he blessed me with a faithful servant of the Lord, my husband, Pastor Justus Koo. After our marriage, we served in Malaysia for over ten years. In 1976, Pastor Koo came to the United States and studied at Fuller Theological Seminary in Pasadena, CA for his Master of Divinity degree. I joined him the following year with our three small children. I worked in a library to support the family. We moved to San Francisco in 1980 and joined Ebenezer Lutheran Church, a member of the Evangelical Lutheran Church of America (ELCA), to start a Chinese mission.

Even though starting a new mission was a difficult task, the power of the Holy Spirit was with us. After about five challenging years, the Chinese mission had a regular attendance of 40-50 worshippers every Sunday. The people came from China, Hong Kong, Taiwan, Vietnam and other parts of Southeast Asia. Some were American-born Chinese. Unfortunately, due to financial shortage, the mission could only afford a part-time pastor. Because of that, my husband went back to school to study for a Master of Sociology degree. Afterward, he devoted his effort working full-time in social services. Not long after that, the Chinese mission merged with the American congregation. My husband continued to serve the Lord as a pro bono pastor while also working a full-time job in social services. In February 1997, my husband passed away from cancer and went to be with the Lord.

I thank God that my children were given the blessing to be raised under the loving guidance of the church. My eldest son, Jusson, second son, Lorsen, and daughter, Eeshin, found careers that they love after graduation from college. They now live in suburban cities in the South Bay.

When I first came to San Francisco, I planned to continue working in a library. But because I was put on a wait list, and I needed to help the family financially, I took vocational training in cosmetology. After obtaining my license, I quickly found work and have been a cosmetologist for over 20 years. I am currently
working part time.

Since my husband passed away, I had to handle many things that I did not have to handle before, but every challenge showed God’s grace. Give thanks to God our Father for His promise, steadfastness and abundance. Even though my family was financially poor, God gave us wealth in him. Whenever we faced difficulties, we always experienced God’s miracle of grace. God is here to help us, always. It is God who gives us happiness. For all these great blessings, the only thing we can do is give our utmost thank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Personal. Bookmark the permalink.

One Response to The Koo Family

  1. SB says:

    How encouraging to read this! Thanks for sharing- it is indeed special.

    PS You have had a amazing day, hey?! God sends us so many miracles on our journe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